三零六玄机资料网当前位置:主页 > 三零六玄机资料网 >

45111王中王优美散文伤心散文需要很多!!!!

发表时间: 2020-01-27

  我喜欢散文,希望得到更多的散文,秋天散文,落叶散文,春雨散文,月亮散文,星星散文,离别散文············总之要很多很多,越多越好,最好能砸死我的,我更高兴(*^__^...

  我喜欢散文,希望得到更多的散文,秋天散文,落叶散文,春雨散文,月亮散文,星星散文,离别散文············

  总之要很多很多,越多越好,最好能砸死我的,我更高兴(*^__^*) 嘻嘻……

  哦,谢谢各位啦,超好啊,有自创的文章吗?有的话,那就更好了,先说好啊,不要抄袭的·(*^__^*) 嘻嘻……展开我来答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手起。琴响。一段远古的爱情,漫过岁月,穿越时空,像风华绝代的女子,由远而近,姗姗飘来。

  默默地徘徊在窗前,让激动静止于寂寥。不敢有太多的奢望,惟恐惊动了低诉情语的蝶儿。

  一声沉雷,将恩怨、聚散击得遍体鳞伤。曾经的誓言,被阵阵狂风吹落,落于生与死长眠的时空。

  蝶儿突然没命地逃,大约是被一串串轰鸣的泪声所惊吓,瞪着恐惧的眼睛望着我,望着历史。

  十万大军在娴熟的手指间奔腾而来。金戈铁马,刀光剑影。楚汉争霸的幕后一搏,悄悄拉开了序幕,惊心动魄。

  一双颤颤的手——十指如柴,轻轻抚过那挂满泪水的胡弦。一生的坎坷凝结在两根纤细的弦上,如同泉水,从指间汩汩溢淌而出。

  满腔的愁怨与辛酸,汇成一滴滴眼泪,钻进那跳跃的弦流。在宇宙里悠闲散步的月亮,一不小心,绊了一脚,滑过弦,涓涓叩响盲者的耳膜。

  曾经凋零的希望,在月光的不断摩擦下,又摇曳地燃起来。黑夜是空的,黎明总会刺破这层薄薄的面纱。

  三叠九折,一曲终了。岁月无痕,人后如梦。只有月华如水,淹没了奏者的听者的双眼。

  阿炳啊,明月装饰了你的弦韵,你装饰了别人的梦,可谁来装饰你枯竭的渴望和思念?

  飘逸的弹者在水中温柔着灵巧的十指,七根心弦有节奏地和着绿水歌唱。唱出一种幽娴的神韵,一种恬淡的灵性。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所谓知音,便是两人的心灵相通,轻轻一点,就会产生美妙的共振。

  双脚穿行在秀山丽水之间,久久不愿上岸。心灵却穿过时光隧道,寻访知音的足迹。

  抬起头看到落雪在苍白的天空下像黑色的游灵一样飞舞着,跳跃着从我眼前出现,又消失在我的眼前,这时我会开始跳一支我自己的舞,跳给落雪看。让自己的灵魂融入落雪中,让自己的肉体追逐落雪,追逐我的灵魂,然后我就会看到还没落到尽头的落雪在我的周围打转,和着我的旋律用尽飘落的一生追逐着我,落地后又觖望地看着我的 身影,由远及近,由近及远。落雪,我知道你现在很想为我做些什么,可是你连自己融化的权利都已交出,你还剩下些什么?望眼欲穿一千年。我离去后就再也没有像我一样在那里专注的舞者。我懂得落雪,落雪懂得我懂得落雪,落雪遗失了知己,早在一千年。

  有时候我会想,落雪啊!为什么你那黑色的身体黑色的翅膀于落地的一刹那成了那在黑夜里柔和在白天刺眼的亮白?我知道那不是属于你的颜色却已经属于了你。为什么你要穿着它来伪装自己?我是知道你的啊,落雪!我们都是舞者,我们跳的是同一支舞,你可知道我仰慕你?你可知道落地前我们是一起在舞着?你可知道落地后我一直都在黑暗里欣赏你的落寞?你可知道我那凌乱,大意还有些细致的舞步是特意留给你的?留下了一千年,一千年后却仍是白色。落雪啊!你可知道我?

  落雪了,就可以看见相恋的人穿着厚厚的棉衣像北极熊一样扑在对方的怀里。落雪的温暖。落雪了也可以想起你,想起一个有落雪的地方,想起一个没有落雪的世界。我盼望的落雪还不来吗?这个冬天就要过去了你是在贪恋那个不落的世界吗?

  我喜欢落雪,从没有像现在喜欢着落雪。落雪我知道冬天来了,天就会变冷, 你也就会抵达。你用你那弱小的身体和那伪装的白色给一切都裹上了幸福,那样温暖也接裹在了里边。可人们见了你为什么会裹紧衣服?为什么你嬉戏般地落在他们头顶又被他们无情的拍落,而你的伪装却不被他们识破?我是多想再看看原来的你。捧着你洒向天空,我虔诚地仰望。终于找到了你却不见了你的翅膀,你的翅膀呢?没有了翅膀那谁做我的舞伴?我知道,你舞着的生命早已被剥夺,失去了轻盈的你变地那么沉重,再也不能追逐我。你在逃避,逃避你那个不落的世界,跳着最后一支舞穿上伪装来到我的世界,这也是你追逐我的方式吗?可那伪装太过沉重,你早已累了,于是不再舞,落下。我的面庞留下你的身影,醒着亲吻的温柔。 你知道,落雪,我是懂你的。你在留恋我,你在让我原谅一直不肯脱去伪装的你。你要让我知道你背叛了你的世界就再也回不去了,而伪装是你在我这个世界的一切,它融入了你,再也分不开,一千年。

  当它已变成真实,长大的渴望早已荡然无存。不可避免只好欣然接受纵使力不从心。

  喜欢躲在暗处用一双漠然的眼窥探形形色色的人。只是看,从不评论,从不记着那些人,一闪即过犹如白驹过隙,他们的潜影只留下一秒钟。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世界,一个人的精彩,别人无法插足,该遇见的就遇见了,强求是徒劳的,没有意义的,抗争只能增加痛楚。长大了,看地清了知道了痛,痛的苦不堪言。长大的悲哀却又撅住每个人的命运,欲罢不能。

  有风,绿色的麦田,我来到了它的边缘。路上有奚落的人,路的前方有对情侣推着自行车在走。路没有尽头。我想他们应该是幸福的,然后我把自己纤弱的身体置于一片青绿色中,那是只属于这个季节这个麦田的颜色,它寂寞的绽放着。我低调着走,数着自己的步子,有时会闭了眼细听麦苗在我脚下发出的那撕心裂肺的声音。那对情侣一定看到了我,他们羡慕我那份放肆的落寞,他们知道此刻麦田只属于我,他们是进不去的,他们仍走在路上,而我在幻想。一条路摆在了我面前,第522步我跨上了它。穿越。第531步,脚下仍是麦田那对情侣已落在了我的后面。我御风而行......

  过了麦田有走了些许路,想起他们。回望,只剩下两个模糊的身影。太阳也西斜了。我还记得踏出麦田那一刻我就停止了数步子去不知道步子数到了多少。当一切成为习惯,记忆将会支离破碎。

  手执着饯行杯,眼阁着别离泪。刚道得声保重将息,痛煞煞教人舍不得,好去者,望前程万里。

  我不得而知。于无声处我在思索我还知道些什么。我还知道,我还知道我已经长大。我的童年看着我绝尘而去,我看着我的童年灰飞烟灭,它成就了我的记忆。近日于无意中听见人说:别靠近我,怕你难受。这难道就是长大?无可奈何,身不由己的长大却还是长大了。

  隐秘的天空一明一灭,脚旁的颓垣断壁折射出若隐若现的影,沿着影,走在它的边缘,不错过,不追逐,不放弃,不迷醉。走了一程又走一程。

  我站在丙戌的边缘守望丁亥。是夜四周的烟花划亮夜空。瞬间奔放的自由,刹那的妖艳,然后像天女散花般落英缤纷。只因无法抗拒,只能顺其自然或者说是听人摆布。力量悬殊的对抗,结局始终如一:乡消玉损,烟消云散,只有余音绕梁,萦绕在耳旁,感受着我们的世界,诉说着它的那个世界,像梦呓。两个是刹那的相望,辉煌,相忘,如初。守夜然后就到了子时。子时就像蒙娜丽莎的微笑,仿佛不曾存在却又看的分明。看的心有点疼:就这样过去了吗?再然后就站到了丁亥的边缘。爆竹已响,一声一声刺痛着耳朵被听到心里。仰望夜空之上,有多少希望在那里搁浅?又有多少希望摇曳的燃起;来。黑夜是空的,黎明总会刺破着层薄薄的面纱。日出,用明媚的笑容迎接完美的一天,跳一支舞赌度过崭新的一刻。回味丙戌,用一种释然,一种宁静。结束就是开始,过去的一年,记住了好些该记住的和不该记住的,忘记了好些 该忘记的和不该忘记的,但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幸福的,为了告诉你我的幸福,我努力的写下这些字,过去的一年你或许有种种的失意,落寞。但发生过的都是它该发生的,谁也篡改不了。你要知道人生本来就是一种幸福,不要再抱怨生活,其实你和我一样幸福。

  人也总在很多时候来到边缘。它是来到边缘的可幸?是来到边缘而进之不得的不幸,还是来到搬运进不得而不被其同化的可幸, 或者是来到搬运进不得而不被其同化而不能理解的不幸?究竟谁能说的清,虽然着终究不过是一个人的意想。这些意想终究也抵不过一个事实--身在边缘。这些意想只是站在边缘的附生物,或者说连附生物也算不上,虚幻年。

  我的边缘人生在我的 脚下轻轻滑过,如同泉水,涓涓扣着生活的门扉,试图从里打开却也不会出去。毕竟有些东西是让你用来缅怀而不是去破坏它的。就这样幸福地过下去吧!我走在边缘,它未央

  吹着一丝微微的凉风,在银白色的玉盘之月的柔和照耀下,一个声音悄悄对我说:入秋了......

  微感凉意,披上似月光般轻柔的白纱,飞舞在深蓝色天空如玛瑙的落叶,安然的飘落在我的手上,我低下头,看着这片小小的叶,虽有点枯黄,但还是生得那样可爱,还是让你归根吧!我轻轻一吹,它又飞走了。

  我又重新抬起头,月亮更靓了,半个银白的盘挂在天宇,茫茫穹际闪烁几点飘忽的微茫,不知是天上的星呢,还是人间的灯。及近,隔壁人声的低语,偶尔夹杂风拂落叶的声音,及一阵阵鸟儿的残唱。

  当炎夏脚步的余音还未散尽的时候,在时令上,秋的使者已悄悄降临人间,。在两位季节女神相互擦肩而过的一刹那,大自然便将他的气魄,他的豪情,一并归于风。在此之后,随着天气转凉,展现在人们面前的,便是一页完全属于秋的风景了。

  我信步走出,来到宁静的小广场,小草无声,树木无声,可我似乎又听到他们在低语。在说什么呢?想必是对秋神的不满吧......头顶一架飞机掠过,打破了这美好的沉寂。月亮疯了,草木也狂躁起来。风儿不那么柔和了,有如龙在长啸,龙在吟唱。黑暗动摇了,星月被一片精灵而调皮的云遮住了,不久,云儿又极不情愿的飘走了。月儿笑了,这光更亮了,在云飘走的一瞬间,大地渐被银光普照,仿佛是在黑暗退却后,又看到了希望。

  推开窗户,顿时满屋子都是落叶的香气。还有几片黄灿灿的叶子随着香气飘进来,落在红亮的书桌上。也许是外面太冷了,特地进来取暖的吧,我想。我拾起两枚黄叶,放在眼前端详。是杨树叶,清晰的脉络交织在宽大的叶面上,褪去的色彩定格为绚烂惹眼的金黄,生命的激情也便停留在了这灿烂的色调中。

  风吹进窗子,钻进我的衣领子,我不由地打了个寒颤。穿上一件厚实的外套去领略冬至时的秘密。

  大自然永远是一位大手笔的艺术家。昨天还黄叶缀满的杨树,现在就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寂寞地迎着灰暗深沉的天空背景,展现着孤凄的生命。大自然的寥寥几笔,便把秋末冬初特有得凄清描绘的淋漓尽致。

  叶,还在落。翻飞着,翩跹着,静静地落在地面上。一片,两片;一层,两层。每当一片叶飘过我眼前,我的心也不由地随着紧缩:又是一个生命的凋零啊。我相信,叶有生命,叶有灵魂,与人一样有着复杂的情感,喜怒哀乐,悲苦欢愁。只不过它们像一个矜羞赧的少女,不善于表达内心的感情。可是,每一细微的动作,每一微略的表情,都可以充分地展现出她的内心世界。看那落叶,依依不舍地绕着杨树飘荡,幽幽地在空中翻飞,我们就可以知道,他们的心是多么阴郁,它们对母体是多么眷恋啊。

  寒风毫不留情地吹过,我不由得裹紧了衣服。叶,又从我眼前飘落。滑过我的脸庞,划过我的嘴角,陡然间有一缕淡淡的忧愁在我唇间缓缓流动。我的心与叶的灵魂交融。我感受到了它惆怅的心绪:无奈于宿命的安排,想极力留住残存的生命,却拗不过大自然的描画,给了它绚烂的色彩就必须以生命作为代价。

  风扬起飘落的黄叶,在地上翻来覆去。一片又一片在我眼前交织,变得蒙胧,阻断了我视线的延伸。于是,我干脆闭上了眼睛。我觉得心更能看透事物的本质。“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诗人的心就是藏得深沉,45111王中王!尽管满腔的忧愤无法疏泄,却还要装出一派达观的神情,定要将深秋浅冬的萧索牵扯到春花的热烈。“无边落木萧萧下”,这才是冬的本质,才是冬天凄清苍凉的氛围,才是冬季不可更改的情感色调。

  一缕凄婉的声音透过寒冷的风墙传来,深情的歌声伴着缠绵的旋律,《暗香》的单词逶迤而至。“当花瓣离开花朵/暗香残留……”我呢喃着歌词,一缕林黛玉式哀愁袭上心头。花凋零,叶飘落,同样的结局:曾经的美丽禁不住季节的抚摸,轻轻一碰,便香消玉陨。暗香的旋律,引起我心底情感的共鸣。不绝如缕的悲情随着旋律,融落在初冬的寒风里。

  感受着这初冬的寒意,咀嚼着落叶的悲情。我的心萌生起这季节、这落叶的凄凉的诗意:绚烂的色彩/挣脱季节的束缚/悠然滑过/岁月的伤口/独自飘零/流浪的日子很孤独/寂寞/于是/想起大地母亲/便回到了她的怀里

  不远处,几个小孩将落叶堆在一起,烧了起来。火焰颤动,青烟袅袅,落叶的生命,在孩子们的笑声中升腾,升腾。我感受到它们释放的温暖,我不再惧怕寒冷,不再惧怕即将来临的严冬。我转身离开这个地方,不再回看一眼。我知道,梅花已孕育了花蕾,白杨也开始积攒新绿,草儿正在泥土里伸展嫩芽。在我脑海里,唯剩下落叶在青烟中不断升腾的影子。

  整天的春雨,接着是整天的春阴,这真是世上最愉快的事情了。我向来厌恶晴朗的日子,尤其是骄阳的春天;在这个悲惨的地球上忽然来了这么一个欣欢的气象,简直像无聊赖的主人宴饮生客时拿出来的那副古怪笑脸,完全显出宇宙里的白痴成分。在所谓大好的春光之下,人们都到公园大街或者名胜地方去招摇过市,像猩猩那样嘻嘻笑着,真是得意忘形,弄到变成为四不像了。可是阴霾四布或者急雨滂沱的时候,就是最沾沾自喜的财主也会感到苦闷,因此也略带了一些人的气味,不像好天气时候那样望着阳光,盛气凌人地大踏步走着,颇有上帝在上,我得其所的意思。至于懂得人世哀怨的人们,黯淡的日子可说是他们唯一光荣的时光。穹苍替他们流泪,乌云替他们皱眉,他们觉到四周都是同情的空气,仿佛一个堕落的女子躺在母亲怀中,看见慈母一滴滴的热泪溅到自己的泪痕,真是润遍了枯萎的心田。斗室中默坐着,忆念十载相违的密友,已经走去的情人,想起生平种种的坎坷,一身经历的苦楚,倾听窗外檐前凄清的滴沥,仰观波涛浪涌,似无止期的雨云,这时一切的荆棘都化做洁净的白莲花了,好比中古时代那班圣者被残杀后所显的神迹。“最难风雨故人来,”阴森森的天气使我们更感到人世温情的可爱,替从苦雨凄风中来的朋友倒上一杯热茶时候,我们很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子的心境。“风雨如晦,鸡鸣不已”,人类真是只有从悲哀里滚出来才能得到解脱,千锤百炼,腰间才有这一把明晃晃的钢刀,“今日把似君,谁为不平事。”“山雨欲来风满楼”,这很可以象征我们孑立人间,尝尽辛酸,远望来日大难的气概,真好像思乡的客子拍着栏干,看到郭外的牛羊,想起故里的田园,怀念着宿草新坟里当年的竹马之交,泪眼里仿佛模糊辨出龙钟的父老蹒跚走着,或者只瞧见几根靠在破壁上的拐杖的影子。所谓生活术恐怕就在于怎么样当这么一个临风的征人吧。无论是风雨横来,无论是澄江一练,始终好像惦记着一个花一般的家乡,那可说就是生平理想的结晶,蕴在心头的诗情,也就是明哲保身的最后壁垒了;可是同时还能够认清眼底的江山,把住自己的步骤,香港正版挂牌之全篇先让孩子爱上幼儿园再让孩子爱登上,不管这个异地的人们是多么残酷,不管这个他乡的水土是多么不惯,却能够清瘦地站着,戛戛然〔戛戛(jiájiá)然〕艰难的样子好似狂风中的老树。能够忍受,却没有麻木,能够多情,却不流于感伤,仿佛楼前的春雨,悄悄下着,遮住耀目的阳光,却滋润了百草同千花。檐前的燕子躲在巢中,对着如丝如梦的细雨呢喃,真有点像也向我道出此中的消息。

  可是春雨有时也凶猛得可以,风驰电掣,从高山倾泻下来也似的,万紫千红,都付诸流水,看起来好像是煞风景的,也许是别有怀抱吧。生平性急,一二知交常常焦急万分地苦口劝我,可是暗室扪心,自信绝不是迫逐事功的人,不过对于纷纷扰扰的劳生却常感到厌倦,所谓性急无非是疲累的反响吧。有时我却极有耐心,心水论坛高手材料这也是这笔,好像废殿上的玻璃瓦,一任它风吹雨打,霜蚀日晒,总是那样子痴痴地望着空旷的青天。我又好像能够在没字碑面前坐下,慢慢地去冥想这块石板的深意,简直是个蒲团已碎,呆然趺〔趺(fū)坐〕佛教徒盘腿端坐坐着的老僧。想赶快将世事了结,可以抽身到紫竹林中去逍遥,跟把世事撇在一边,大隐隐于市,就站在热闹场中来仰观天上的白云,这两种心境原来是不相矛盾的。我虽然还没有,而且绝不会跳出人海的波澜,但是拳拳之意自己也略知一二,大概摆动于焦躁与倦怠之间,总以无可奈何天为中心吧。所以我虽然爱蒙蒙茸茸的细雨,我也爱大刀阔斧的急雨,纷至沓来,洗去阳光,同时也洗去云雾,使我们想起也许此后永无风恬日美的光阴了,也许老是一阵一阵的暴雨,将人世哀乐的踪迹都漂到大海里去,白浪一翻,什么渣滓也看不出了。焦燥同倦怠的心境在此都得到涅盘的妙语,整个世界就像客走后,撇下筵席洗得顶干净,排在厨房架子上的杯盘。当个主妇的创造主看着大概也会微笑吧,觉得一天的工作总算告终了。最少我常常臆想这个还了本来面目的大地。

  可是最妙的境界恐怕是尺牍里面那句烂调,所谓“春雨缠绵”吧。一连下了十几天的霉雨,好像再也不会晴了,可是时时刻刻都有晴朗的可能。有时天上现出一大片的澄蓝,雨脚也慢慢收束了,忽然间又重新点滴凄清起来,那种捉摸不到,万分别扭的神情真可以做这个哑谜一般的人生的象征。记得十几年前每当连朝春雨的时候,常常剪纸作和尚形状,把他倒贴在水缸旁边,意思是叫老天不要再下雨了,虽然看到院子里雨脚下一粒一粒新生的水泡我总觉到无限的欣欢,尤其当急急走过檐前,脖子上溅几滴雨水的时候。可是那时我对于春雨的情趣是不知不觉之间领略到的,并没有凝神去寻找,等到知道怎么样去欣赏恬适的雨声时候,我却老在干燥的此地做客,单是夏天回去,看看无聊的骤雨,过一过雨瘾罢了。因此“小楼一夜听春雨”的快乐当面错过,从我指尖上滑走了。盛年时候好梦无多,到现在彩云已散,一片白茫茫,生活不着边际,如堕五里雾中,对于春雨的怅惘只好算做内中的一小节吧,可是仿佛这一点很可以代表我整个的悲哀情绪。但是我始终喜欢冥想春雨,也许因为我对于自己的愁绪很有顾惜爱抚的意思;我常常把陶诗改过来,向自己说道:“衣沾不足惜,但愿恨无违。”我会爱凝恨也似的缠绵春雨,大概也因为自己有这种的心境吧。

  “春雨”给我们每个人的印象不一样,可是春雨还是原来的春雨,它一点没变,所变者是我们各个人,是我们欣赏的眼光各有千秋。这不,春雨映入梁遇春的眼帘,在他的心灵底版上留下奇特的影像,这雨不像朱自清《春》里的雨那样清纯,也不像郁达夫《故都的秋》里的雨那样轻灵、飘忽,而让人感觉它写得挺“另类”的。难怪人们认为梁遇春的散文很有个性,这个性大概主要来自梁氏的独特感觉。

  在一个深秋的早晨,我独自一人漫步在林间的小路上,映入我眼帘的是一片金色,我感到秋天已带着丰收的喜悦向我们迈开了成熟的步伐。这犹如一个金色的童话,而我已成了秋的唯一游览者。

  在瑟瑟的秋风中,树上那已枯黄的叶子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它缓缓地、缓缓地落到了地上,发出那哀怨的沙沙声。落叶啊!你是在哀伤自己生命的短促吗?不,不是的!落叶才不会这样英雄气短呢!

  在不知不觉中,我已走到了路的尽头。只见眼前有一条清澈明净的小溪,落叶随风飘落在小溪上,就像一艘艘金色的小船。溪水不停地流淌着,落叶也打着旋儿随波逐流,开始了他们那漫长而又艰辛的旅程……

  见眼前无路可走,我索性躺在了那华贵的绒毯上,抬头仰望,在那光秃秃的枝头上,似乎还留着几片绿叶。或许这绿叶再过些日子就要飘落下来,投入大地母亲的怀抱。落叶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是啊!它是在为来年付出自己的生命。

  落叶啊!你的灿烂一生并不会随着秋天而结束,因为殷实般的种子已带着你的希望去奔赴下一个春天。

  落叶啊!你也不必担心那光秃秃的枝头会被冰霜所冻煞,因为昔日的嫩枝已变成了铁干道劲的大丈夫。

  飘悠悠,飘悠悠,落叶依然在那盘旋着、零落着。它似乎不留恋枝头,也不忧虑命运,而只是在寻觅自己的归宿。它想:既然自己的生命已有了一个不寻常的开头,那么,就应当有一个不寻常的结尾。

  ……海风 习习,漫无目的 思绪游移,彼岸 苍茫 深邃 浩渺,微波 荡漾,或浓或淡 或深或浅 或平或仄,记忆里 都带有海的影子,混杂着海风的 气味,在海风的簇拥下 潮音在身后轻吟,隐约听见了 那些穿透海域的声音……五月的波涛 拍打着 本应平静的沙滩,风过无痕 淡若止水,拾起大海的浪花 穿缀成珍珠般耀眼的诗行,一个涟漪,又一个涟漪……